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浙江根治白癜风的论坛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08:20:1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浙江根治白癜风的论坛,河南治白癜风的论坛,山西白癜风危害,四川白癜风初期危害,吉林白癜风早期症状,江油白癜风医院,三原白癜风医院

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发自云南金平 视频编辑 忻燕

云南金平一位18岁的妈妈,15岁就结婚了。(01:58)

云南金平县董棕河村,14岁的侯敏挺着大肚子,坐在生殖保健讲座现场的第一排,神情专注。虽然距法定结婚年龄还差6年,但她已是怀孕8个月的准妈妈。旁边坐着18岁的白鹤,是一个三月龄孩子的母亲。

金平县靠近越南边境,早婚早育的陋俗,落后的分娩观念,加上医疗保障的匮乏,交通环境的闭塞,致使这里的孕产妇死亡率居高不下。

作为妇产科领域的权威,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承担了对金平县人民医院为期5年的定点帮扶。入驻10个月来,该院未再出现一例孕产妇死亡案例。

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。”该院副主任医师、第二批医疗队队长武欣说,专家团队的首要任务是降低当地的孕产妇死亡率,但仅从医院的技术和管理上下功夫还不够。提高当地对孕产妇保健的重视程度、降低早婚早育对孕产妇带来的风险,同样不可或缺。

“我们都觉得小学一毕业就要结婚”

侯敏只读到二年级,白鹤也只读到小学毕业。白鹤说,她所在的班级共有6个女生,现在6人都已结婚,“我们都觉得小学一毕业就要结婚”。

金平县的一位乡领导分析,早婚早育现象在金平之所以难以杜绝,或与长期以来男性过于强势,妇女权益得不到保障有关。

当地以前有“拖媳妇”的习俗,某家男子看见中意的女孩,强行带回家便算完婚,女方父母并无意见。这种习俗发展到现在,扭曲成一些男青年骚扰女生的理由。

  

18岁的潘可欣(音)一脸稚气,但孩子已经7个月。

早婚早育者身体本身发育不完全,再加上缺乏相关知识,要比其他孕产妇面临更多的风险。

金平县的孕产妇死亡指标每年仅为1例,但从2013年到2016年4年里,金平有三年孕产妇死亡数为2例/每年。

值得一提的,自从2016年6月,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的专家团队到来后,金平至今未出现一例孕产妇死亡。

金平县卫计局局长高美琼说,虽然孕产妇死亡有偶然成分,但专家团队的工作成效已经凸显出来,如今她最大的希望是,“后半年也不要出事”。

武欣认为,即便金平的医疗水平和发达地区拉平,如果整个地区对孕产妇的观念不改变,也很难根治孕妇高死亡率的现状。尤其是小学生,从小树立健康的婚姻和生殖观很重要。

卫生院长奢侈的“救护车梦”

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的第二批医疗队已在金平工作了4个多月,接触了大量孕产妇。这里的人们对孕期和生殖保健知识的匮乏,以及早婚早育现象的泛滥,都令医疗队感到惊讶。

  

金平县随处可见分娩补贴的标语,但人们住院分娩的观念依然有待改变。

受制于观念和交通不便,仍有一些孕妇不能及时到医院分娩,或在家分娩出现意外时才决定去医院。

2016年1月19日,一位大出血孕妇被送到了金平县人民医院抢救室,孕妇四肢冰冷、神情烦躁不安,正在抢救的产科主任莫玲被喷了一身血,武欣临危上阵。

这是一名胎死宫内伴发胎盘早剥,进而引起DIC的患者(DIC即弥散性血管内凝血,突发性的产科危急重症)。

这是专家们习以为常的抢救现场,“许多送到医院的患者,都是血淋淋的。”但令武欣感到意外的是,这名孕妇从身体出现异常,到送至县人民医院,经过了14个小时。

金平县的孕产妇去医院分娩、待产的观念淡薄,往往是分娩过程出现意外,才会求助于医生。

现在,每个村的卫生所有1-2名医生,但许多没有医师资格证,遇到棘手的问题只能转到临近的乡镇卫生院。乡镇卫生院如果也无力解决,再送到县人民医院。但因山区路途遥远,孕产妇发生意外的风险仍然很大。

老集寨卫生院院长赵永昌告诉澎湃新闻,需要转院时,一般都在当地找私家车接送。但因当地人观念落后,认为接送孕产妇不吉利,即便出高价也很难找到车。而如果从县人民医院调车,往返则需要双倍时间,得七八个小时,这会大大耽误宝贵的救治时间。

频繁的找车经历,让他下定决心,要为卫生院购买一辆救护车。赵永昌说,一辆救护车的预算是15万,他向县卫计局汇报后,对方表示愿意支持3万元,剩下的12万,则需要卫生院自己想办法。

赵永昌只能从医疗收入中提取,但该院每个月医疗收入才2万多元,除掉临时人员的工资,所剩不多。何时能攒够买救护车的钱,他也说不准。

  

武欣正在普及孕期保健知识,当地妇女主动去医院孕检、待产的观念淡薄。

将金平县人民医院妇产科建成红河州一流的科室

前述DIC孕妇被送到金平县人民医院时,已发展到DIC晚期(纤溶亢进期),体内的血已经不凝,宫腔内塞入纱条后,血依然不停在往外渗。本院医生发现情况紧急,难以决断,赶紧向武欣求助。

武欣到达现场后,根据经验判断,决定立即手术。她说,胎盘娩出后,子宫成为一个巨大的出血创面,这种情况下又出现血液不凝,最好的选择是切除子宫,去除病因后方有抢救成功的可能。

“整个抢救过程很及时到位,而且大量新鲜全血连续输注,否则这名产妇可能抢救不过来。”武欣感慨,这名患者从入院到躺在手术台上用时30分钟,开腹进去到子宫切除也是30分钟。

武欣说,抢救工作的成败不仅是一个医疗技术问题,也与整个救治体系的管理有关。

她说,抢救工作在现代化医院已经形成成熟的管理机制,出现哪个级别的预警,应该釆取哪些措施,抢救团队角色怎样划分,应该由哪个级别的领导到场组织抢救都有明确规定。

但在她们到金平来之前,这样的抢救机制在这里“基本没有”。

金平县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莫玲对这种变化感受明显。她说,之前即便遇到紧急手术,也只能等待和催促,“手术室有人用需要等,化验报告只能催”。

专家团队不仅带来了一流的技术,也带来了现代化的抢救管理经验。

莫玲说,同事们常说要利用这5年的帮扶计划,将金平县人民医院妇产科建成红河州一流的科室,“虽然是口号,但一直这样严格要求下去还是有希望的”。

(澎湃新闻记者王万春对此文亦有贡献;文中白鹤、侯敏为化名)

本期编辑 郦晓君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北京专治白癜风医院那家好